對當下文學或者文化現象的評價?

現在已然純文學市場越來越小。而真正想探求他們的人通道也無。人們大多沉溺于虛妄的文字中。什么玄幻,異界………總之,真正的文學,名存實已亡。我是一個寫手,深有感觸。甚至是有好的稿件,無處可投。出版商也在關注的是市場,而不是質量。甚至一些文字是被制造出來,不再是寫作。當下的所謂寫作,成為功利,成為官僚主義。

三百年來的歷史文學2000字論文

20世紀末中國學術界最引人注目的現象之一是文化史研究的復興,它的發展已經超越傳統的文史領域,而日益成為當代中國學術研究、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關注的熱點。

然而這個領域曾經被長期冷落,從5O年代到80年代初,全國沒有一所大學設置文化史專業課程,更沒有一個專門的文化史研究機構。

50年來還沒有一門學科這樣大落大起,它的起伏跌宕,反映了中國史學建設的曲折道路,也揭示了中國人民追求現代化的艱難歷程。

目前要對近代文化史研究中涌動的社會思潮作總體性評價,不盡相宜,但它在學術上提出的課題,反復的論證,不同意見的爭鳴,卻歷歷在案,本文試圖對此作一評述,為的是將紛爭的諸多見解稍加整理,以留給讀者更多的思索。

一、從文化反思發端的近代文化史研究 80年前的五四新文化運動是中國第一次文化研究的熱潮,30年代國難當頭之際,又反復出現文化論戰,政治、軍事的動蕩并未使文化研究蕭條,斷斷續續綿延了20多年。

1949年后進入和平建設時期,這一研究卻遽然冷卻。

雖然就文化史的局部來說,也不乏建樹和發展,文化資料的積累和整理也相當豐富,有關中外文化交流有論著也時有所見,但是作為最能代表文化史研究水平的綜合性專著卻幾乎絕跡。

據80年代初編的《中國文化史研究書目》(1),中國大陸1949年后30年來出版的有關文化史的綜合研究,僅有蔡尚思的《中國文化史要論》(2)一本,且基本上是書目評價。

這一時期,以思想史、藝術史取代文化史研究成為普遍傾向。

中國是世界著名的文明古國,浩如煙海的文化遺存舉世無雙,強勁的文化傳統傳衍不息,但是在這有輝煌文化歷史的國家,文化史學科卻建樹遲緩,不能不使人引以為憾。

這種狀況又與我國近代史上多次出現的文化論戰是多么不相稱!西學的傳入在思想界引起軒然大波,新學與舊學、中學與西學之爭,使人們震聾發聵。

多種文化流派及其彼岸論辯,如層峰疊起,給近代文化史的研究提供了無比豐富而又具體生動的內容。

深厚的文化積累、反復的文化論戰與薄弱的文化研究形成巨大的反差,這不是偶然的現象。

1949年后,在理論界確立了歷史是階級斗爭史的觀念,這對不承認階級斗爭的舊史學是一場革命性的變革,正因為如此,它吸引了眾多學者的研究熱情。

但是把幾千年的文明史全部歸結為階級斗爭史,肇啟了階級斗爭的絕對化;把影響歷史的文化因素摒棄在視野以外,或者當作唯心主義的文化史觀加以鞭撻,不能不導致復雜現象的簡單化。

文化史研究不僅為其他專業史所消融,在現實中也失去了賴以存在的理論基礎。

“十年浩劫”幾乎掃蕩了一切文化遺產,更無從進行文化史研究。

人們對馬克思主義教條式的信奉,對社會主義不切實際的設想,與外部隔離的社會環境,導致了認識上的偏差,自以為新中國早已解決一切文化問題,甚至憑借一句語錄就可以平息復雜的文化爭端,無需要再從文化上反思。

社會不能提供文化研究的原動力,文化研究也就失去了生機,理論指導的失誤和學科建設的偏頗,招致文化史研究的中斷。

由此可見,文化研究的盛衰與國家命運息息相關。

國家命運的轉機,自然也就成為文化史研究的轉折,對“十年浩劫”的反省和對國情的重新思考,是激起人們進行文化反思的第一動因。

自然科學界率先從文化角度反思近代中國科學落后的原因,從而走進歷史的深處。

1982年10月在成都召開“中國近代科學落后原因”學術討論會,提出從文化傳統探索近代中國科學落后原因的命題。

古代中國的科學技術長期領先世界,在人類文明史上留下輝煌的篇章,為什么近代科學不能在中國產生,反而大大落后于西方?這一問題在80年代初提出,是醒目而嚴峻的。

與會者思想活躍,有的從中國科學內在缺陷方面分析,認為在中國古代科學技術成果中,技術作成果占絕大多數,技術結構的非開放性,加重了技術轉移的困難,儒道互補的文化體系使得理論、實驗、技術三者互相隔裂,不能出現相互促進的良性循環;有的認為,中國封建主義的用人制度排斥和鄙棄科學技術,缺乏產生近代科學的社會條件;有的則認為以倫理為中心的文化類型,不存在獨立于政治意識以外的學術思想,這是中國不能孕育近代科學體系的重要原因。

(3) 就會議提供的論文來說,對近代科學落后原因的分析未必充分,但是從文化傳統方面提出命題,涉及到中國沿襲數千年的價值取向、思維方式、民族心理能不能適應現代化這樣一個重大問題。

這也是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,實施開放政策,引進西方先進的科學技術,首先在自然科學界激起的回應。

同年12月,在上海召開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第一次文化史研究座談會,會議聚集哲學、歷史、文學、藝術。

考古、文獻等學術領域的著名專家學者,就如何填補中國文化史研究的巨大空白交換意見(4),并倡議立即組織力量開展專題研究,做好輿論宣傳,推進文化史研究的復興。

文化熱與一般時尚不同,需要有學術研究的積累,并非如時論所謂一哄而起,它的啟動毋寧是滯重的。

早在1980年,李澤厚在《孔子再評價》一文中已經提出研究民族文化心理結構轉換的問題,當時的理論界大多...

轉載請注明出處文化信息網 » 對當下文學或者文化現象的評價?

相關推薦

    巴西三分彩计划